兰亭集序。

一个随机掉落文的小透明。

雷瑞。哨向paro

1800+短篇,存一下给朋友的生贺。没太懂设定的哨向(??



我透过狙击镜,对他一见钟情。

-
“大哥,只剩下一个目标了。”
卡米尔从狙击枪上退下来,示意雷狮可以收尾了。他们接到的是清扫战场的委托——就是赶尽杀绝的意思。雷狮应了声,随意地向战场上望了一眼。
然而卡米尔却敏锐地察觉到雷狮顿了一秒,而后又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枪。

但是他没有拆狙击镜。
这样的距离,可能一般的哨兵需要借助狙击镜,但是雷狮不用,同样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。他强的伤天害理,五感体能都相当发达——在学会自如控制之前,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很吵。所以卡米尔迅速地察觉到了不对劲,全面铺开精神网收集战场信息。然而雷狮只是瞄准了那个人,在狙击镜后眨了眨眼,片刻后“砰”的拟声词从他口中跳出来——他却并没有开枪。
雷狮笑了笑,放下枪从遮蔽物上翻身过去。卡米尔不知道上一次见到大哥这样的笑还是什么时候——他只有看到猎物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“大哥,我捕捉不到他的精神信息,”卡米尔说,“如果不是确认脑死亡的话,就只有精神屏障过于强大的可能。在这个距离下狙击是最稳妥的选择。”
“稳妥?”雷狮不置可否地一耸肩,从腰间抽出手枪,在手里挽了个枪花,踩着尸首沙石向战场中央走去。
“未知的猎物嘛,最适合百无禁忌的猎人。”


其实雷狮在听到卡米尔说对方脑死亡的时候已经没了多少兴趣。如果在自己捕捉到了对方的同时人也能够锁定自己,那必然是和他旗鼓相当的哨兵。至于后面的那种假设他都没当回事——谁家娘生娘养的向导跟个哨兵似的在战场前方鬼混?
话是这么说,他也难得地透过狙击镜想确认对方目光真正捕捉到了自己,他却只看到银发的青年阖上了双眼,接着应声倒地。
可雷狮永远只相信自己的判断,他觉得人没死,人真的看到了自己。
那就必须得是。


哈,这样才像样嘛。
大概在离对方五米左右的地方,加强到极致的听觉才捕捉到了人微弱的心跳,虽然伤势看起来,再不处理微弱就要变成没有了。雷狮用脚拨开人身边的死人堆——就他身边尸体尤其多。然后他蹲在人身侧,扳住人肩膀毫不客气地翻了个边,看着人因为失血过多,也有可能是因为沾血太多而显得白得有些病态的脸。端详片刻后他有些恶质地用虎口钳住人下颔,把人的下巴托高,用拇指蹭干净了人嘴角边的血迹。

嚯,真漂亮。
雷狮凑到人的耳边——说实在的,这个距离对一个哨兵来说太近了——通常只有对虚弱的向导才会这样,而他也像调情一样开了口。
“小哨兵,不知道你的听觉还管不管用,不过你听好了,虽然在战场上只有死人才是好人。”
“但是活下来的人,是我的人。”

然后他收到了对方的第一个回应——他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冷哼。

“…把你的手从我脸上拿来。”

随即雷狮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冰凉的手捉住,又无力地收紧。可他的手就是被这样的一直手完全地钳制住,被迫从人的脸上移了下来。
雷狮瞳孔骤缩,不可置信地猛地将精神网收缩到极致才捕捉到那一点侵入源——而他却始终没法儿屏蔽那玩意的精神干扰。他短暂地挣脱了对方的束缚,而抵上对方脖颈的五指却始终无法留下哪怕一个指印。

“你是个向导??”
青年只是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,而后缓缓睁开了眼,没有多少光泽的紫色眸子中分明写着:为什么要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?
雷狮发誓自己没见过这么见鬼的向导——五感堪比哨兵姑且不论,他都不知道精神网是怎么被侵入的,也不知道那一小块区域怎么就能控制人的行为,让他没办法给人该死的眼睛来上一拳。
手脚都不能进攻怎么办,精神网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难不成他要和一个半死不活的向导在这干瞪眼吗?

噢,还有联结。
他记得卡米尔和他说过联结是相对精神网独立的,但是也警告过他不要从联结上做文章。
"联结是很脆弱的。大哥,如果你在军校的理论课上有好好听的话,把联结交付出去无异于自杀行为。"
"向导在精神方面的优势是与生俱来的,就算大哥是少有的精神力达到A级水准的哨兵,向导无法从你的精神网下手诱导,可他们完全可以控制你的联结。
“而且他们也可以让一个低等的向导和你结合后自杀,强制断联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精神伤害,精神网崩溃,联结萎缩,乃至大脑受损——无论如何,都是他们获利。”
“还有…”

还有什么,雷狮已经想不起来了,毕竟他已经这么做了——既然已经被诱导了,联结什么的都无所谓。
他完全不在意是在自杀还是什么的路上越走越远,将联结指直那块光点。触碰到的一瞬间,像是指尖堪堪勾住了燕子的尾尖,而侵入源却像是落荒而逃地撤了出去。
却被一条银色的丝线牵制住了。

“还有,如果出现类似银色的丝线,那说明联结已经建立了。”

夺回控制权的雷狮立马收紧了五指,咀嚼了一下脑子里突兀跳出来的卡米尔的话,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面露不正常红晕的人——也许是窒息,也许是发情,谁知道呢。

“……你是个疯子。”
“哈,谁不是呢?”雷狮促狭一笑,揪住人的银发使他上身被迫抬离地面,欣赏着人第一次露出的痛苦而弱势的表情心情很好地开了口,“虽然你的联结邪门得很,但是在易感期用联结侵入一个哨兵的精神网——你很有想象力嘛。”

而后他亲昵地啄了啄人的嘴角,终于从那双波澜不惊地眸子里捕捉到了不可置信。
和掩饰不住的失措惊慌。

“但是很可惜,我赌赢了。”

[叶黄]《填充物》

新人文手。一个6000+的短打。
给朋友的生贺,随手po上来。



One.
叶修出事了。
叶秋只能给出车祸的叶修联系了当地最好的医院,再心急火燎地从国外赶回来,也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叶秋几乎是少有的失态,一路上不停地给自己做心里建设——不管叶修是一身绷带还是插满管子…
活着就好…千万别死。
而当叶秋颤抖着打开病房门,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,一动不动。
——叶修正拿着个鼠标戳戳戳。
叶秋绷紧的弦一瞬间就崩断了——这混账哥哥怎么不死了算了!!
然后,这个混账像是终于觉察到门口站着个快崩溃的人,而一接触到叶修的目光,叶秋心里猛地一跳。
叶修的眼神,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。
他听见叶修说:

“找我的?您哪位?”


Two.
“这么说,你失忆了?”
叶秋坐在一旁翻病情报告,心里透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——刚才他说自己是他弟弟,叶修居然让他证明一下。
“你没照过镜子?”
“我干嘛要照镜子?”
好的吧,合着一般人失忆之后“我是谁我在哪”“我要追寻逝去的记忆”这种桥段,在人身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——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电脑。
丢了半个脑子,日子照过,游戏照玩。
学术的分析叶秋也看不太深,得出结论也就不是太麻烦——折了条腿,其他地方特别是手,连个擦伤都没有,偏偏头撞了个正着。
叶秋简直不懂叶修的脑回路——他居然觉得很满意!

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
叶修不假思索:“荣耀。”

Three.
叶修不是没问自己是谁,是他问了自己。
是一个荣耀职业选手。
于是他要了电脑,发现对荣耀的记忆几乎全须全尾,但是对角色后的人,记忆却是模糊得很了。
而且现在估摸着是后遗症,接受信息太多头便钻心地疼。所以他托沐橙回绝了其他人的探望,就让一个人给他补课。
“拳皇,魔术师,枪王,剑圣,这都谁啊?”
于是苏沐橙把韩文清的钱包脸,王杰希的大小眼和周泽楷的冰激凌广告都给叶修看了遍。叶修指了指周泽楷:“这个是不是不大对劲啊?”
苏沐橙欣慰,叶修的记忆受损也不是太严重。
到了剑圣,苏沐橙说:“这个你应该记得,黄少天,超级吵的那个。”
谁知道叶修像是失神片刻,沉默良久后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关于别人的记忆都像是蒙了层雾,唯独这个,像是硬生生从记忆中挖了一块下来。

他完全不记得这个人,像是没在一个世界里。

Four.
黄少天喜欢叶修。
从好久之前就开始了——在他还在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。当时虎口拔牙就没少被秋木苏和一叶之秋螳螂捕蝉过,而自己除了叽里呱啦乱骂居然也没别的办法。
打不过,靠,打不过!
结果给他逮着一天,秋木苏身边带着一个没满级的枪炮师,黄少天机会主义者的本能立马发作——就被叶修操纵的沐雨橙风给炸上了天。
……你妹啊你妹你妹这都什么人啊!黄少天几欲癫狂。
……但是这个模好好看啊。
青春期的剑圣,看到长发飘飘的枪炮师,配上重火力手炮和仿佛不讲道理的技术——

感觉自己仿佛恋爱了。


Five.
“…你喜欢的是沐雨橙风啊?”
魏琛听着这个小鬼给自己吧嗒吧嗒的,心里忍不住感叹——娘的一叶之秋,净他妈造孽……
然而,魏琛下一秒就把沐雨橙风是一叶之秋马甲的事告诉了黄少天,丝毫不管年轻人心脏的死活。
只见屏幕上的夜雨声烦一脚冲进了谷底,摔得直接回了复活点。
…然后三天没上线。
黄少天接受自己是个基佬,居然只用了三天。不得不说,心理十分强悍。
可是再怎么强悍,不管夜雨声烦怎么跳腾,在一叶之秋眼里都比不上一智障boss,还是挺让人受伤的。
“你说你抢个boss叨叨啥啊,有人理你吗?”这个时候夜雨声烦面前是一叶之秋,说着一杆子却邪就挑了过来,收割了自己一条命,还要说自己吵,稳赚不陪。
…可是我不说话,怎么知道你在看着我呢。
黄少天自己都没意识到把心里话嘟哝出来了。
然后一叶之秋,第一次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角色的眼睛总是空洞的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Six.
一叶之秋失踪了几天。
黄少天装作不在意,其实担心的要命——他的初恋全靠一条网线系着。
…断了就没了,一叶之秋也不会来找他。
一收到好友上线提醒,黄少天就滴滴上了,叶秋丢了个坐标过来,黄少天赶过去,就感觉有哪不对。
嗯?秋木苏呢?
黄少天心下思忖着要不要偷袭,一叶之秋的视角便往这边转了转,本来以为接下来就是龙牙连突落花掌了,而一叶之秋只是让他去搭把手,抢boss。
一叶之秋的声音有点哑,透露出的疲惫让嘲讽都消失殆尽。
像是风一吹就会散开,死气沉沉。
黄少天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叶之秋,藏了好久好久的话,突然不受控制地跳了出来——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一叶之秋开怪的动作,一秒都没停。

Seven.
“秋木苏死了。”
良久的沉默之后,一叶之秋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。
一叶之秋的语气淡淡的,黄少天却是被哽得说不出话来。
秋木苏多强,他知道,秋木苏对一叶之秋多重要,他不知道,但是反正比他重要。
“职业联赛下半年就开始了,他这么一走,战队上上下下都要打点,我都累的快死了。”
那个时候叶秋也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,话里透出的情绪,根本就藏不住。
“你这个时候和我告白,不是找骂吗?等哥拿到三连冠了再考虑一下吧!”
黄少天只能苦笑——这不要脸的不是在放屁吗?曲线拒绝吧,三连冠是人能做到的吗?

没想到这个家伙之后真的做到了。

Eight.
出车祸之后,叶修很容易做梦。
他梦见自己拿到了三连冠,去找自己喜欢的人。
对,是人,不是荣耀女神。
他找到了那人,耳边便嗡嗡地炸开了,对面好像是个话超多的人,自己都找不到机会插话。
自己干嘛来了,好像是告白。
梦里的自己就耐心地听人叽叽呱呱,迷迷瞪瞪被屏蔽了不少,就只有最后一句话,清清楚楚。
“我和你说,下赛季我就是正式职业选手了!惊不惊险刺不刺激?我和你说你这三连冠算是到头了……”
后面说了什么没听清,倒是知道这事为什么没成了。
职业选手,不做感情方面的牵扯。
打游戏就打游戏,扯那些情情爱爱的坐什么?
叶修向来拿的起放的下,暂时丢不了,那就随手放心里了,轻飘飘的。
这没什么,自己喜欢的人呢?
好像还蛮小孩子的。
他侧头去看身边的人,却发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住嘴的了,双颊绷的紧紧的。
“你想干嘛,有事就说。”
“……叶秋,我…好像不太喜欢你了。”
挺好的。
叶修对自己说,挺好的。

叶修醒了。
…谁?
他对那个人的印象仍是一片空白。
仿佛坠入冰窟的心情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
Nine.
休息了小半个月,叶修终于大手一挥准人探望了。这单间便成日咋咋呼呼的,引得医护人员频频侧目。
大家本来是看着叶修精神不太好,便也没怎么揶揄他,连韩文清的脸色都缓和了点儿,太伟大了。
结果叶修不知死活地盯着人家看了半天:“不对啊,这人怎么比我印象里温柔这么多,假的吧?”
众人感叹,从鬼门关回来的叶修,不但没学会死字怎么写,更是掀起了新一波群嘲的潮流。
“不是我说你们,送礼物要投其所好吧,这送这么多水果,把我当兔子养吗?送材料啊!”
没人理他。
要不是叶修腿还吊着,大家真想说——买了不是给你吃的,是我们用来砸你的。
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啊,人缘这么差?叶修压根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干了什么,委屈巴巴的。
因为房间里装不下,基本上是一个一个战队来的。等到蓝雨来的时候,叶修却皱了皱眉。
喻文州以为是打扰人休息了,出声就要抱歉,但是下一秒叶修又神色无异地嚼起了梨。
“我感觉你身边少了个人。”叶修含含糊糊说。
“啊,少天吗,他一会儿再过来。”

谁啊?
叶修迷茫,他就是觉得那有个人。

Ten.
黄少天到叶修病房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
他原本是和战队一起来的,可是从得知叶修失忆开始,他就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叶修——于是他遁了。
叶修还记得多少?
说实话,在他成了战队的尖刀之后,或者说更早,在训练营的时候,和叶修也就两队打比赛才碰得到,满心都是怎么打倒对面,感情却是淡的差不多了。
至少在他说不喜欢的时候是的。
叶修很难搞,大家都知道。不过私人领域的难搞,只有黄少天知道。
他不拒绝,不回应,你风吹浪打,他岿然不动。他始终带着一条不放人的界限,对界外的事理都懒得理——他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,铁板你敲敲打打还总会有点凹陷,他就是团棉花,给你揉圆揉扁,一点用都没有。

好吧,我放弃了。
黄少天心想。我放弃了。

Eleven.
日后黄少天有问过叶修,有没有喜欢的人。
人毫不犹豫:“有啊,荣耀女神。”
“你妹你妹你逗我呢,我说的是人!pk输一次说一条敢不敢啊来不来!”
最后,几乎输空材料的黄少天也就套出来两条——别队的,比他小。
他感觉叶修就是个王八蛋——这两条唯一能说明的就是他不吃窝边草!
喔,还有他不喜欢韩文清!

…不过这两条自己倒是也符合啊。
黄少天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叶修。大概是做着不太安稳的梦,叶修的眉轻轻皱着。黄少天感觉自己大概是鬼迷心窍了,才会在人眉心间蜻蜓点水地落下一吻。
哈哈哈,反正不太可能是自己嘛。
叶修安静下来了。

Twelve.
叶修睡醒的时候,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他又梦到那个人——梦到自己在和他接吻。
叶修越来越确定自己吃嫩草了——人一手扣着自己,不然非得在墙上撞出个包来不可,嘴上的动作是毫无章法的胡啃乱咬,看着亲的如火如荼,其实双唇多半是给人牙齿蹭的发红。
哎…做事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。
于是叶修扣在人腰间的手一使力,两人就换了个位置,他稍微退开一点距离就能看到人面色收不起来的惊慌,眼睛映着的是自己少有的颇具侵略性的模样。
…吓着了?
将计就计,是叶修最擅长的一种。
像是为了安抚猎物,自己的舌尖轻轻地描摹着人贝齿的形状,待到人牙关颤动,便从中挑开,原形毕露般地将人带进了自己的陷阱。接着就是单方面的掠夺,口腔方寸之地避无可避,暧昧的吞咽声让被压制的人忍不住揪着自己的前襟,空旷的消防通道里稀碎的呻吟显得格外清晰。
人倒是也会找机会反击,但是在叶修这里,还是太嫩了。
配上小虎牙,就像只撒娇的幼兽一样。

多么桃色的一个梦啊,叶修醒来却只记得人家有虎牙了。
这真的不怪他,他睡得并不深,和人唇齿交缠的时候还有心思去想对面是谁——感觉总是怪怪的,直到额头上有奇妙的触感。
现实里有人亲了自己一下。
理智让他从梦里醒来,而他却是义无反顾地投身进去——像是要把无处安放的感情都揉碎在梦里。

叶修还没缓过劲来,便听到门口有人叫着老大老大。
嗯…是包子吧。
是包子没错,可是包子还勾着一个骂骂咧咧的人。
叶修一愣。
他看见人不停叨叨的时候,露出的一小颗虎牙。

Thirteen.
黄少天和失忆后的叶修见面,算起来还是第一次。
他听人说叶修醒来之后,嘲讽依旧不减,也听苏沐橙说,叶修对自己的记忆缺失尤其严重。
所以不管叶修是开口就说他吵,还是把她当成陌生人,他都不会太意外。

就是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。
他隔着叶修不过几步路的距离,却始终没敢走过去——叶修就只是看着他,时而清明,时而迷茫,像是一片空白,又流转着些自己看不懂的东西。

像是完全忘了自己,又像是深深印在眼底。

叶修感觉有人在自己的意识里放烟花似的—— 思绪到处是一片片白斑,绽放开都是记忆的碎片,想要去看个分明,又被眼前的白光给湮没了。
时而光芒刺目,时而只剩星星点点的余火……最后陷入深深的困倦中。

叶修昏迷之前,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。
“叶修,叶修,记得我吗,我是…”
…你是谁?
我不记得你的名字,却还记得我喜欢你。

Fourteen.
听说别人昏迷脑子里都是一片混沌。
叶修不是,他清醒得很,甚至还想醒来,但他就是醒不来。

所以他就只能蹲在自己的梦里,看着君莫笑和夜雨声烦单挑——多难得一见啊,全息投影都没这么真。
唉,这个距离看剑影步更花眼…咦。
夜雨声烦的意图好像不在攻击,而是分了一个剑影出去,做了一个亲吻君莫笑脸侧的动作。 君莫笑才不管人干了什么,拿着千机伞叮叮咣咣就是兜头一顿打,最后一个踏射收尾,居高临下地看着夜雨声烦。
“你说你这搞啥呢?傻不傻?”
“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意思啊,卖你一个破绽亲你一下怎么啦,你看你对着我就是一顿噼里啪啦,有没有人性了你说啊……”

突然夜雨声烦就成了个哑巴葫芦——君莫笑蹲下来,摸了摸他的头。
夜雨声烦的头发很软。
然后叶修就看着君莫笑摸出一根毒针,把剑圣给扎回了复活点。
…真不愧是哥的卡。叶修感叹。

再看到君莫笑,是在一个中世纪的古堡地图内。
叶修跟着人走了一路,发现君莫笑的动作相当繁琐——这哪来的这么耗操纵的任务啊?
然后他就看到君莫笑收获了一个微微反光的小玩意儿——叶修想起来了,这人有个任务奖励送月光石戒指,哄小姑娘必备。
但是颜色和冰雨很配。
结果君莫笑还真就懒懒散散地找夜雨声烦去了,把戒指往人怀里一扔,:“你们蓝溪阁东西给错了,唉留着没用,给你了。”
君莫笑扔完就走,夜雨声烦像是掉线了,过了一会儿,突然三段斩加疾跑冲到君莫笑身边给人一个熊抱,就着人脸吧唧吧唧好多下。
夜雨声烦的体温很高。
而君莫笑却是一个背摔,长叹口气:“靠,压死哥了。”

怎么看都是恋人吧。叶修想。
不过夜雨声烦的操纵者是谁啊?

Fifteen.
黄少天当时听叶修出事,几乎是毫无反应。
他还来不及反应这意味着什么,就被告知了叶修脱离危险。
而当看到叶修在自己眼前失去意识,像是血液都冻成了冰碴子。
……叶修?叶修?
职业选手的双手总是稳端着。而黄少天现在却必须扣着自己的手腕,才能颤抖着去探人的鼻息。
…..有呼吸…还好…医生呢..医生..
听苏沐橙说,她当时看着黄少天的表情,认为黄少天才是脑子出了问题的一个。
“没事,就是受了点刺激,一会儿就醒了。”
黄少天断线的神志总算是接上了,而视力仿佛掉线了——他觉得双眼十分模糊,就忍不住拿手不停地擦,手的协调性仿佛回了娘胎,怎么擦都擦不干净,才发现自己已经哭得一塌糊涂。

“…哥还没死呢,少天,怎么哭成这样?”

Sixteen.
在梦里都能闻到君莫笑和夜雨声烦恋爱的酸臭味,叶修再迟钝,也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八成就是夜雨声烦的主人了。
他的记忆不多,能搜寻的也就只有三连冠的时候——情绪激动的时候,记忆也清晰那么一点。
他能回忆起来气冲云水的退役,场外人声鼎沸,而自己走了等都没开的消防通道提前离场…..
“叶秋!”
突然跳出来一个刚过变声期的孩子的声音,叶修想起来自己当时好像被吓了一跳。
不过声音挺熟悉的。
“夜雨声烦?”自己不确定地问,他怎么跑到这来了?
结果人一下就蹦跶到了自己的身上,毛茸茸的脑袋蹭到了自己的脸,却并不扎人——就是抱着挺热的。
“是我是我我和你说,我是……”

叶修醒了。
他一醒来就看到了哭得泪流满面的人,他叹口气,伸手揽过人抱住,拍了拍人的头。
很软。
嗯,没错。

叶修想起来了。
少天,我的少天。

Seventeen.
黄少天宣布退役,是在世界总决赛的赛后发布会上。
嗯,不错的结局嘛。
他撇头看了眼身旁的叶修,作为领队话总是多两句,但是黄少天就是觉得叶修的话太多了,特别多。
快点啊!黄少天心急啊,叶修之前可是说好了的!

“叶修啊我们不管那么多了,先在一起了行不行行不行?”
叶修叼着烟,看都懒得看他一眼。
“哪有那么容易啊,等你退役吧!”
黄少天心下失落,不过也懂其中的道理,刚不准备跳弹了,结果叶修又慢悠悠地补了一句。
“还得拿个世界冠军当信物才行。”
靠! 黄少天伸手就去掐叶修的脖子——玩他呢!

离集体庆祝还有一会儿,叶修和黄少天在外面瞎溜达。同性牵手虽然在英国并不少见,但叶修牵着他,还是第一次。
虽然感觉很小女生..但是真的不想松开啊!
接着下一秒叶修就松了手,黄少天连表情都还没来得及变。
就看见叶修在他那破大衣里到处掏,拿出了他全身上下唯一精致的东西,丢给了黄少天。
一个小盒子,里面是戒指。
和叶修梦里的一模一样。
“靠!叶修你送戒指什么态度啊!哪有直接往别人怀里丢的!”
“因为梦里我就是这么给你的啊!”叶修理直气壮。
黄少天一下哑了火,闷闷道:“那梦里还干了嘛?”
叶修想了想,把脸颊凑到黄少天的嘴边,轻轻碰了一下。
“像这样,不过哥的卡还是太容易害羞了,我替他回答你吧!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
Eighteen.
“叶修叶修,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?”
很多年之后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,叶修愣了一下。
…什么时候呢。
问一个失忆过的人这种问题也太残忍了——不过好巧不巧,这是叶修为数不多通过梦想起来的事情。
“..我不说话怎么知道你在看着我呢。” 

他第一次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

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。



End.